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澳门正网威尼斯:哭

本文地址:http://887.144736.com/article-31771-1.html
文章摘要:澳门正网威尼斯,咆哮声震天响地澳门大发体育、圣淘沙电子真人荷官、彩霸王美女荷官棋牌有出现在对方头顶。

2019-11-19 14:38| 作者: 澳门大发体育| 审核: 罗爱田|查看: 163| 评论: 1

已经是秋天了,澳门正网威尼斯:大地依然火烤一般炙热。

在一间土墙屋内,十六个年轻人看着屋外被太阳晒得冒烟的土地,个个愁眉苦脸。

二十多天没下雨了,好几个山坡的茶树都已干枯,大队组织抗旱,要这十六个年轻人用水库的水浇灌茶山。水库距茶山少则三、四百米,多则七、八百米,又没有抽水机,全凭肩头挑水去浇灌。他们已经挑了五天五夜加一个半天,早已累得直不起腰。更严重的是,这群年轻人今天中午都只喝了一碗照得出人影的玉米糊,早就饿了,哪里还有力气再去挑水浇茶山。

这十六个年轻人都是知青,他们到这个叫做向阳大队的山村来当农民时间最短的也超过了四年,时间长的有七年多了。与他们同时期到这儿来当农民的同学都陆续回城里当了工人,还有个别同学参了军,而他们,由于不是出身“黑五类”就是家庭有政治问题,无论表现多好都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所以至今还在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他们所在的这间土墙房是一排土墙房中的一间,也是最大的一间。这排土墙房是向阳大队茶场的宿舍,这群知青现在所在的这间屋是茶场的食堂兼会议室。去年,向阳大队为了响应毛主席“今后山坡上,家家户户都把茶叶种。”的号召,把大办钢铁时期砍光了树的山坡种上了茶树,又用泥土筑了这排房子,把这个大队的全部知青集中起来成立了茶场,由大队党支部书记于孝清自兼场长。知青们在茶场劳动和住宿,户口关系仍然在原先的生产队,由生产队根据他们在茶场挣的工分分粮食给他们。由于目前水稻还没有收割,而他们在夏天分到的一点玉米就要告罄,所以他们每人每顿只能喝一碗玉米糊。

“余场长,我没法挑水了,我的肩头破皮了。”一个女知青对一个男知青说,并向他露出了肩头。

这个女知青叫王尽忠,她父亲曾在国民党军队当过连长,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她父亲被日寇打瞎了右眼,不能当兵了,就回到原籍开了一个茶馆度日子。文革初期,她父亲被人揭发出当过国军军官,揭发人还说她父亲的右眼是在皖南打新四军时被打瞎的,她父亲从此成了群众监督改造的对象,她也因此成了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在向阳大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七年多了。被王尽忠称为余场长的人叫余理平,是有四年半农龄的知青。他本来出身工人家庭,属于“红五类”,但是,他弟弟在十三岁那年看见校园里的栀子花开得很美,就摘了几朵插在教室里的毛主席像下面,刚插上就被“工宣队”的人看见了,“工宣队”就说他弟弟给毛主席戴白花,咒毛主席死,是现行反革命,余理平的弟弟由此被判了七年刑,余理平从此成了反革命的哥哥,也属于可以教育好的对象。由于他背得全本《毛主席语录》,成立茶场时,他被于孝清任命为副场长,负责带领这群知青劳动。此时,他听见王尽忠说她的肩头破了皮,就向王尽忠的肩头看去,见王尽忠的两个肩头都露出了带血的肉,就对她说:“今下午你不要挑水了,就在茶园里,我们挑水来你帮着浇就行了。”一个叫罗维的男知青长叹了一声:“唉!”又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被教育好哟”他身旁一个叫王据的男知青苦笑着说:“我看,只要毛老人家在,我们就永远是可以教育好,他老人家去了我们就教育好了。”这时,一个叫张金耿的知青扫视了大家一眼,说出一句惊人的话来:“我听说毛主席最近病得很重哟

张金耿的父母都是解放前的大学生,也是1938年就从北平到延安参加抗战的老革命。19573月,他父亲在给中共中央的信中提出:我国对外援助应该量入为出。因为这句话,他父亲成了右派。张金耿受他父亲的影响,也在向阳大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四年多了。此时,他见大家都吃惊地看着他,就有几分得意地说:“上个星期,我回家探视生病住院的母亲,遇到一个从北京来这个医院探视我母亲的老革命,他告诉我,毛主席已经靠鼻饲管输送营养液维持生命了。”余理平立刻制止他:“别乱说毛主席哪里会生病,毛主席万寿无疆。”张金耿不服地哼了一声,说:“前两年我们不也喊过林副统帅永远健康吗,现在林副统帅在哪儿?”余理平想,不能让他们说下去了,再说下去就都是反革命了。就大声对这群知青说:“都四点了,太阳没那么烫了,我们快上班,今天浇不完鸡娃山的茶,我们全都要被扣工分。”说完就走出屋挑起了粪桶。其他知青见余理平把粪桶挑上肩了,只好走出屋,慢吞吞地在屋檐下挑起了粪桶。就在这时,绑在屋檐上的喇叭传来了哀乐声,是哪位中央首长去世了?大家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驻足凝听起来。

一会儿,广播里传来一个沉痛的声音: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极其悲痛地向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宣告,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名誉主席毛泽东同志,在患病后经过精心治疗,终因病情恶化,医治无效,于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零时在北京去世。

是毛主席去世了余理平的心脏大跳起来。他是在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声中长大的,他的脑子里没有毛主席会死这个概念。但是,广播是不会造谣的,毛主席真的死了!他立刻想到,毛主席的死意味着什么?是不是意味着我的知青生涯将结束?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激动的喊声:“熬出来了!”余理平向这个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见罗维双眼望着蓝天,刚才那句熬出来了的话就是从他嘴里发出的。跟着,屋檐下爆发出了一片“苦到头了!”“要回去了!”的狂喊,这群知青有的跳了起来,有的则摘下头上的草帽向天上抛去。

余理平也激动起来,但是,他没有跳也没有抛草帽,而是热泪盈眶地坐在扁担上。此时,他仿佛看到他弟弟正迎着阳光走出监狱,他坐在宽敞的教室里听教授讲课。

就在他浮想联翩时,他耳边响起了一片叫声:“走杀鸡!”就见知青们纷纷向宿舍后面的山林跑。原来这群知青养了八只鸡,平时放养在宿舍后面的山林里,是准备在元旦节杀来迎接新的一年的,现在骤闻毛主席去世,他们意识到他们的知青生涯即将结束,就想到了吃鸡庆贺。余理平被同学们的高兴劲所感染,完全忘了抗旱的事,也跟着这群知青到宿舍后面的山林里抓起鸡来,家鸡并不难抓,他们很快就把那八只鸡提到厨房去杀来煮了。

当晚6时多一点,他们吃过了饭,出门倒洗锅水的王尽忠看见于孝清正踏着田坎向茶场走来,她料定于书记这时来茶场一定有重要事,就对屋里的知青喊:“于书记来了!”余理平闻言大惊:“糟糕!我们今下午没上班,于书记来追究这事了!”这下全屋子的人都紧张起来,王据问他:“怎么办?”余理平对他说:“快把地上的鸡骨头扫了拿到后山去倒,不要让书记看见。”张金耿一昂头:“怕啥嘛,自己养的鸡,又不是偷的。”余理平瞪了他一眼,厉声说:“你傻呀!毛主席去世,我们吃鸡,想当反革命哪!”他又对知青们说:“我出去挡他一会儿。书记若追问我们为啥没上班,大家就说听到毛主席去世的消息太悲痛了,没有力气上班了。”他说完就向门外走去,才出门七、八步就与于孝清相遇了。于孝清劈头就问:“今下午为啥不上班!”听口气,他很生气。余理平却没有回答,他默默地站了约十秒钟,突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于孝清愣住了,他用诧异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余理平一会儿,问:“你哭啥?”余理平呜咽着吐出一句话:“毛主席去世了…嗯…嗯…嗯…”这时,屋里传出来一片哭声:“今后谁来领导我们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呀!”“毛主席!你不能走哇!”“我们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了呀!”“哇…哇…哇!”呜…呜…呜!”余理平心中暗喜:“同学们哭得还真像那么回事。”于孝清却不太相信:“是不是知道我来了,干嚎几声给我听哟!”他咚咚咚地冲进茶场的会议室,一看,十多个知青在那儿哭成一团,情状极为悲痛。他心中大喜:“明天我可以出风头了。”就对跟着他进了这间屋的余理平说:“明天公社要给毛主席开追悼会,你们必须全部参加。”余理平呜呜地哭着点了点头。于孝清又郑重地对余理平说:“明天全公社的党、团员和生产队副队长以上的干部都要去,你们一定要保持今天这种状态,为大队争光,明白了没有?”余理平心里一惊:“糟糕!今天同学们哭得死去活来是装的呀!是怕他追究我们没上班的事呀!明天还装得出来吗?”但他又不敢说不去,只好擦着泪又点了点头。于孝清拍了拍他的肩头,一脸振奋地走了。

第二天上午九时,罩着白布的公社会堂大门打开了,一群群带着白花的人向会堂里走去。于孝清带着余理平他们也在这人群里面。余理平他们走得很缓慢,头垂得很低,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群悲痛过度的人。上午九时半,哀乐响起,余理平“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跟着,向阳大队的知青全都大哭起来。很快,这哭声变成了一片呼天抢地的嚎啕:“毛主席!你领导我们翻了身,你不能走呀!”“毛主席!今后谁领导我们反修防修呀!”“毛主席!没有了你,我们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了啊!“呜…呜…呜…”“哇…哇…哇…”他们周围一些人受到他们这呼天抢地的哭声的感染,也在轻轻抹泪。但是,于孝清也看见,还有不少人咬牙闭眼,那是想笑又不敢笑的体现。

二十分钟后,追掉仪式结束。公社书记杨学东站在了主席台中央,他神情严肃地总结说:“同志们!我从今天的追悼会中看出,向阳大队的社员对毛主席最有感情,最忠于毛主席!村看村户看户社员看干部。社员忠于毛主席的程度实际上反映出干部忠于毛主席的程度。向阳大队的社员今天的表现说明,我们公社的十八个党支部中,向阳大队党支部最忠于毛主席,我们公社的每一个党支部包括公社党委都要向向阳大队党支部学习,向他们这样永远忠于毛主席,永远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人们在国际歌的乐曲声中缓缓走出会堂。

从会堂出来,余理平见于孝清的脸上容光焕发,就对他说:“杨书记讲话真有水平呀!”于孝清立刻竖起了大拇指:“那有啥话说,人家造反派出身,文革初期就是著名的大字报写手。他不仅能文,还能武,那年造反派攻打县城,钢筋水泥的百货大楼就是被他一炮炸塌的。”说到这儿,他的脸上露出了关切的神情:“小余,听说你们就要断粮了,是吗?”余理平的心咚咚地跳了起来:“莫非他要奖赏我们粮食!”忙回答:就是顿顿喝稀的,我们的粮食也只够吃到明天中午了。”于孝清笑了笑,豪爽地说:“一队最近挖了土豆,我回去就叫他们给你们送五百斤来。”

“哇!五百斤呀!”知青们像待杀头的囚犯听到了特赦令一样,高兴得欢呼起来。余理平更是激动得抓住于孝清的手大喊:“书记,你是人民的好干部呀

当日上午11时许,知青们刚刚回到茶场宿舍,于孝清来了,他不仅给知青们带来了土豆,还给知青们带来了一个重大消息:“县里后天要给毛主席开追掉会,要求每个公社派二百人参加,公社杨书记特别点名要你们参加。”

“又要参加追悼会呀!”余理平大喜。于书记走后,他把知青们召集起来说:“我们在公社哭得好就得到了五百斤土豆,可以吃七天饱饭了,要是我们在县里哭得好,公社一定会给我们更多的奖赏。同学们!为了自己不挨饿,后天我们一定要哭得更好!”

第二天上午,公社的杨书记特意把余理平叫到了他的办公室,他反复向余理平强调:“明天你们一定要哭出水平、哭出风格、哭出特色,让全县的干部和群众都看看,我们公社的社员对毛主席最忠。”

又第二天的上午,天亮不久,杨书记就带着余理平等人站在了县体育场的大门外。上午八时三十分,县体育场的门在哀乐声中缓缓开启,杨书记带着余理平等人正要向场里迈步,距他们不远处就响起了哭声,跟着,他们四周哭声一片。杨书记大怒,他眼含凶光地看着余理平,余理平立即大哭,其他知青也赶快哭,但是,由于他们哭得比别的单位晚,没有一个县领导注意他们。

追掉会开始了,会场里哭声震天,余理平他们也哭得很卖力。但是,由于大家都在哭,余理平他们的哭声没有引起谁的注意。杨书记很生气,他边抹泪边咬牙切齿地对余理平说:“你们今天的表现太令我失望!”“必须抢回风头,否则奖赏要泡汤。”余理平想到这里立刻有了一计,他小声对身边的王尽忠说:“快昏倒。”自己就一头倒在地上,闭上了眼睛。王尽忠心领神会,也倒在了地上。跟着,张金耿、罗维、王据等人也倒在地上闭上了眼睛。“有人昏倒了!”一个叫彭路的知青小声叫了起来。有人昏倒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整个体育场里的人都向这边看过来了,主席台上的人也向这边看过来了。负责维持秩序的县委副书记卢毛兵带着几个民兵过来了。那几个民兵急忙给昏倒了的知青做人工呼吸,约三分钟,张金耿、王尽忠、罗维、王据等人“苏醒”了,但是,余理平依然“昏迷不醒”。县委书记刘卫东过来了,他给余理平的太阳穴抹了万金油,又亲自掐余理平的人中穴。一会儿,余理平“醒了”,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说了句:“没有毛主席的世界不适合我生存。”就有气无力地埋着头向体育场的阶梯撞去,当然,他被本来就扶着他的人拉住了。刘卫东大受感动,他对杨学东说:“你们公社的社员对毛主席太有感情了,这是你这个党委书记善于抓社员的思想教育的结果,你是我们县最称职的公社书记,你还可以挑更重的担子。”杨学东的脸上泛起了朝霞一般的光。

黄昏时分,青山遮住了血红的残阳,东南风带来了云层,空气中饱含着雨前气味。

在东方红公社通往向阳大队的山路上,向阳大队的十六个知青每人扛着一条口袋兴高采烈的走着,他们每一个人的口袋里都装着三十斤大米,这是公社的杨书记对他们今天的表现的奖赏。

翻上一个垭口,彭璐对走在最前面的罗维说:“在这儿歇一歇,我走热了。”罗维转过头对他说,“太阳都落坡了,而且要下雨了,还歇啥哟!”王尽忠搭话说:“下雨好,下了雨就不用挑水抗旱了。”张金耿看了看天上的云层,对他身边的知青们说:“好在太阳有升起也有落下,天空有晴也有雨,要是太阳永远不落,天空时时红日高照,大地万物都要死。”

“有水平!有水平!”他身边响起了一片夸赞声。

就在这时,走在最后面的余理平听见他身后有脚步声,他转过头,见一个中年妇女快步走来。余理平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妇女叫钟素芬,和他是一个生产队的人。他就问:“嫂子,天都快黑了你还一个人走路呀?你家孝和怎么不陪你?”钟素芬见问她话的人是余理平,就“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余理平觉得奇怪:“难道她也是为毛主席去世哭?可是这儿没人会发大米给她呀!”就问:“嫂子,你哭啥?”钟素芬边哭边回答:“于孝和被公社抓去了,我是给他送了饭回来。”余理平想,钟素芬和于孝和两口子是生产队出了名的老实人,他们从来不敢做违法乱纪的事,怎么会被公社抓?就用怀疑的眼光看着钟素芬问:“于孝和犯了什么法?”钟素芬抽泣着回答:“公社说他是不悲痛犯。”余理平的眼睛瞪大了:“不悲痛犯!啥叫不悲痛犯?”钟素芬哭着回答:“就是毛主席去世那天我家孝和陪客人喝酒。”站在一旁的罗维摆了一下头,对她说:“你们也是,毛主席去世那天喝啥酒嘛。”钟素芬对他说:“九月九号是于孝和三十九岁的生日,我们又不晓得毛主席会在那天去世,我们提前十天就邀请了亲朋好友。九月九号亲友们来了,不陪客人喝酒说不过去嘛!”说到这儿,她脸上泪如泉涌。

张金耿此时伸了一下舌头,说:“幸好那天于书记没看见我们的鸡骨头。

两分钟过去了,余理平见钟素芬还站在那儿哭,就安慰她说:“嫂子,不要太难过,任何事都是有转机的,前段时间不是每天红火大太阳么,你看,现在天上已经有云层了,转机往往是在最绝望的时候到来,我敢肯定,过不了多久于孝和就会回家。”

听到余理平的话,钟素芬停止了啼哭,她抬头看了看天,又向公社方向看了一眼,对余理平说了声谢谢,就快步向前走了。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五日脱稿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上一篇:鬼洞(上)下一篇:十四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一苇航之 2019-11-21 08:46
真挚。

查看全部评论(1)

天逸娱乐官网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 新葡京棋牌网址 申博138娱乐登入 太阳城官网海王星娱乐网
银河电子优惠 索罗门体育优惠 万趣美女荷官平台 百合娱乐网上赌博网址 178国际大额无忧
海天娱乐真人赌场 申博澳门银河娱乐 乐虎国际网上赌场网址 摩杰娱乐平台现金直营 亿万先生官网赌博
申博狠狠射 62kcd.com 申博588彩票网 开心8只推荐玩家信赖 明仕独家钜惠天天返水电子1.5%
http://www.vip58335.com/afdeb/08342915.html http://www.pp508.com/adebcf/becda.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debacf.html http://www.pp508.com/ebfd/685709.html http://www.vip58335.com/afbc/7096843521.html
http://www.pp508.com/beadcf/fbdce.html http://www.vip58335.com/efcadb/40981736.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acfbde.html http://www.pp508.com/ecbdf/dcfaeb.html http://www.vip58335.com/edc/392765018.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dcebaf.html http://www.pp508.com/4981/fcda.html http://www.pp508.com/bdafec/74905.html http://www.vip58335.com/fadecb/5683714.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fbdcae.html
http://www.pp508.com/eafdc/cadfbe.html http://www.pp508.com/dfceab/cdebfa.html http://www.vip58335.com/efcabd/5921630.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cadfb.html http://www.pp508.com/fedcba/edbfc.html